脑子有坑。

 

【SSHP】Returner 06

06 course



>>>


  即使Harry从Snape那里得到了一点帮助(他怀疑这是否只因为Snape不想看到一堆沾满血迹的羊皮纸),他对Snape的印象依旧没有得到多少改观。那个油腻腻的家伙,在他问及禁闭何时结束时,恶劣地冲他冷笑:“在你抄完这本书之前,最好不要抱有这种愚蠢的念头。”
  
  每一次禁闭,Harry都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愤怒和起身走人的冲动,把注意力转向自己需要完成的任务。逐渐地,他发现与Snape怄气除了跟自己过不去之外,没有任何好处。于是他试图忽略那些非实质性的讽刺和嘲笑,专心干自己的活。久而久之,Snape责备他的几率下降很多。Harry后悔为什么自己前四年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明显的道理:Snape就像一条防备心非常强的蛇,他会在看到你的第一时间冲你吐出信子,你要做的只是忽略;而假若你回以恶意,只会被狠咬一口。
  Harry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好友们,Ron对于他会思考这样的问题非常惊讶,而Hermione,关注更多的则是这说法本身。
  “我很高兴看到你对Snape教授的看法不再那么..呃...带有局限性,Dumbledone也说过,Snape教授是我们这边的。也许他是有那么多的缺点,但是不可否认,Dumbledone放心任用他是有理由的。”
  “哦,得了,Hermione我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这几天的讨论总是围绕着那个油腻腻的混蛋展开,显然Dumbledone脑子出了什么毛病...”
  
Harry可以肯定,就算是世界末日,也许Ron都是最后一个会对Snape抱有哪怕一丁点好感的人。


>>>


  在差不多一个月后,Harry抄完了《大脑封闭术概论》的前十章。Snape没有让他继续抄写后面的内容,这让Harry十分庆幸。因为后面至少还有十章,如果Snape让他全部抄写下来,在圣诞节之前他都未必能够完成。

  “我想就算你再没有天赋,应该了解到大脑封闭术的作用了。”Snape审视性地看着他,补充道:“而接下来你需要练习这个。”

  Harry没有感到太多意外,也许是因为他知道Snape不会给他抄写一些无用的东西。Snape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。

 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追问:“为什么我要学习这个?课本里根本没有。”
 
  私下里,Harry和Hermione还有Ron讨论过Snape让他学习大脑封闭术的目的,然而Hermione在翻找了大堆书籍之后,只能模糊地描述它为“防御敌人精神攻击的技巧”。而那本书,进一步地为他展示了如何做到这一技巧,至于目的,则是抵御外界精神渗透的魔法艺术,它可以封闭大脑以对抗魔法入侵和影响。

  “是Granger告诉你——课本里没有这个?”

  “不,我猜的。”
 
   Harry很自然地说谎。

  Snape冷哼一声:“你最好别撒谎。Granger肯定没告诉你她查不到相关资料的原因。”

  “这本书属于禁书区,不是吗?”

  “错。”Snape冲他短暂地冷笑,“这本书是我的。”

  Harry为自己转不过弯的脑子感到悲哀,当然也在反思为何会在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上与Snape纠缠不休。尤其是在下定决心不搭理这个…

  “Potter,我假设你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内容?”

  Harry发现Snape脸上完全是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,他祈祷千万不是他想象的那样…

  “从今天开始,我负责你的大脑封闭术练习。”

  在看到Harry一脸愤懑的表情后,Snape面无表情地补充:“省省你在心里骂我的词,显然我也不太喜欢这个任务。”

  “是…校长让你教我?”

  Snape挑了挑眉:“出乎我的意料…你会这么想。”

  “这‘显然’不是吗?”他同样这么回应了Snape,“除了校长,没有人可以命令你做不想做的事。”

  “Gryffindor扣五分,因为你顶撞师长。”

  Harry只好闭嘴。

  Snape抽出魔杖,用杖尖轻轻摩挲着掌心。“有些巫师,享受透过他人的眼睛窥探他人隐私。”

  “Voldemort。”

  “不仅仅是他,但是他无疑是最厉害的那个。”Snape似乎在为他能准确地抓住中心而小小赞同了一下,“根据你现在的魔力,你做不到击破这个咒语,所以取而代之,你要学会另一种方法—— 使他们——那些使用精神魔法的人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。 ”

  “你很擅长这个?”Harry问。

  Snape给他一个微不可见的冷笑,“无论我擅长与否,你别无选择。”

  好吧…Harry耸肩,预料到他会得到这么一个无情的回答。

  突然地——“Potter,为什么你还傻站在这里?”

  “我…应该做什么?”Harry茫然地看向Snape,后者已经迅速地用魔杖指着他——“Legilimency①!”

     黑漆漆的狭小空间以及角落里垂下的正在吐丝的蜘蛛…那是佩妮姨妈家的壁橱…一闪而过…Dudley冲他扬起的拳头…

  他感到头脑中深藏的记忆都一一被挖出来,生生暴露在Snape眼前,他就像个没有穿衣服的人,完完全全被看透…

  “不…”

  猛地这种令人恶心的窥探结束了,他发现自己趴在冰冷的地板上,他还在Snape办公室里。

  Harry愤怒地站起来,抽出魔杖指着Snape:“你干了什么?”

  “ Legilimency ,教会你大脑封闭的最有效方式。”Snape干巴巴地回答,“最后一个画面是什么?”

  “Dudley试图把我的头按进马桶①。Dudley是我的表哥。”

  “令人吃惊。”Snape总结,“拿起你的魔杖,用前几天你抄过的东西——排除杂念,清空你的大脑。”

  Harry下意识握紧魔杖。清空大脑…这种听上去就如此荒唐的东西…他真的有抄过什么关于这个的东西?还有那个咒语,“Legilimency ”…这个是否就是Hermione之前没有找到的,他抄写的内容中也没有提及到的东西?

  “Legilimency。”

  Harry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硬生生被翻阅记忆的不适,记忆不断从眼前掠过,他有种恍惚感,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外人,被迫观看一场关于自己的电影…

  Harry剧烈地喘气,这次他坚持着没有摔倒,但是这肯定不是Snape想要的,他必须想个法子反抗…那是他的记忆!他的东西!而Snape…他…

  在Snape有机会说话之前,他快速地说:“等一下,我还没准备好。”

  Snape讥笑:“你不可能在别人想对付你之前先提出这个要求。他们不会在摄神取念之前先通知你一声。”

  “我…知道,但是…我想先好好想一下。”Harry看着Snape,又加上一句:“先生。”

  Snape哼了一声,垂下魔杖。

  Harry努力在脑海中寻找关于大脑封闭术的使用方法。首先,回避施咒人的双眼。眼睛接触对抵抗施咒者往往很关键。他想起Snape那黑色而空洞的
双眼,是不是就是施展这个咒语的绝佳保证?

  “开始了,Potter。”

  他避开Snape的双眼,以为这一次不会被那么容易地读取记忆,然而那种感觉在他努力坚持了两三秒之后重新出现,他被动摇了,Snape强大的魔力冲破了他努力维持的最后一丝防线,他的记忆在断断续续地呈现…

  他和Dudley在迷雾中四处逃跑,身后摄魂怪穷追不舍…他释放出的银白色的牡鹿在空中盘旋…突然画面一转,那是一扇禁闭的门,在狭窄而幽暗的走廊尽头,他伸出手想要推开它…
 
  Harry的心沉到了谷底。

  “Protego②!”

  随着他的大喊,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孩,黑发像帘子一样遮住视线,他怒视着面前嘲笑他的男孩们…画面一转,喝醉的男人扬起手上的啤酒瓶,狠狠砸向男孩…一个女人跪坐在旁边哀求着…

  就像被迎面浇下了一盆冰水,直到Snape怒气冲冲地从地上站起来,Harry才意识到他刚才做了什么。

  那些他看到的陌生的记忆,是Snape的。

  “很好,这也不失为一种抵抗的办法,Potter。不过显然你忘记了我的要求,清空你的大脑,不要让我看到我想要的东西——而不是用咒语反击!你以为黑魔王会任凭你拿着魔杖?”

  “我…”

  “今天到时间了,你可以走了。晚上用你那小得可怜的脑子想想,到底该如何清空你的大脑。”
 
 

>>>


  Harry跌跌撞撞地在宵禁前回到了格兰芬多休息室。

  他躺在床上,眼前浮现的仍然是那个满脸伤痕,瘦弱的男孩,以及他黑色眼睛中满满的倔强和厌恶。



tbc

①原著中有这一句回答。
②:Legilimency,摄神取念。
③:Protego,盔甲护身。
 
 
凤凰社都快忘了orz往长篇走了…

标签:HPSSHP
评论(1)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