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子有坑。

 

【SSHP】Returner 05

05 confinement


  Harry独自站在地窖中,这里的阴冷令人心生退却,他忍不住怀念起Gryffindor公共休息室里的温暖炉火。
  
  
  刚从Umbridge的禁闭脱身,就要去Snape那里再来一次…shit…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,那里有被那个老蛤蟆的羽毛笔弄出来的伤口,它看上去比昨天更深了一些。
  
  Hermione说过伤口不能沾水,考虑到Snape也许会让他处理鼻涕虫,那无疑是一场灾难。

  而比起让他向Snape说明这个原因,他宁愿去面对鼻涕虫。

  Harry再次给右手施加了一个止血咒(显然没有太大作用),然后用校服衣角擦了擦血迹,敲响了Snape办公室的门。


>>>


  “我假设禁闭时间是晚上8点,Potter。”

  “在此之前我去了Umbridge教授那里关禁闭。”

  “忙碌的一天。”Snape冷笑着作结,“我料想你不认为我打算提前结束禁闭的时间。”

  Harry在心里暗自咒骂。

  “——从下次开始,禁闭时间往后延长半个小时。”
  
  Snape从桌旁的架子上抽出一本书。
  “把这本书从头到尾抄一遍,这是你这几天的任务。”

  Harry接过纸笔以及书,坐到指定的桌子前。那本书很厚,Harry怀疑也许他抄一个月都不会抄完。被磨得有些掉色的封面上用烫金色写着“大脑封闭术概论”。

  “大脑封闭术”?这似乎不是关于魔药的书,那么怎么解释斯内普让他抄写这本书的目的?——拿错了?显然他也不会这么蠢的认为。
  
  无论什么理由,他都只能无声地发出质疑并且认命地去抄写。

  抄了两行字,Harry发现他不能忽视自己的右手传来的阵阵疼痛,因为痛感他的字迹越来越歪斜,更糟糕的是他的血正从手背缓缓而下,滴在羊皮纸上。

  Snape会接受一张有血迹的抄写吗?

  再次地,他抽出魔杖,为自己施加止血咒。就如之前所做的那样,它没有产生任何效果。Harry只好再次用衣服擦干血迹。

  可是血不会听任他的命令,只是一次又一次地流下来。昨天他一回到公共休息室就用毛巾按住了伤口,直到晚上才止血,而今天他的伤口没有经过任何处理,他就被Snape命令抄书,所以血流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无奈地,他只好重复用衣服擦血的动作,而最后这个举动显然引起了Snape的注意。

  “Potter,你在干什么?”

  Snape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向了他这边,Harry下意识地把手背到身后。而男人在看到这一行为后微微眯起双眼:“你最好没有在搞什么自以为是的小动作。”

  视线转到他抄了半页的羊皮纸,Snape冷哼了一声:“手伸出来。”

  Harry把左手伸出来。

  Snape不耐烦地说:“右手。”

  他慢慢地把手面向上伸到Snape面前,却被男人握住了手腕把手背翻转上来,那句“我不可以说谎”在Snape眼下一览无余。

  然后笼罩他们的是一阵沉默。 

  最后Snape先打破这沉默:“Umbridge让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“写字。”Harry回答,“没有别的了。”说完他看着Snape,却发现此时的Snape脸上僵硬的表情。
  

  这个发现让他感到困惑,他不能理解为何Snape会有这样的反应。Snape应该为他收到这惩罚而愉快。就如他一年级的时候,Snape被牙牙咬了的时候,他的心情就是绝对的幸灾乐祸。

  “Umbridge把这个用在你们身上?”

  Harry非常惊讶的同时,Snape说:“或许我该建议校长让她换一种方式,”他扫了Harry一眼,“虽然我个人很赞同她对你的观点。”

  Harry正要反驳这个莫须有的罪名,而Snape接下来的举动让他张开的嘴凝固在半空。

  Snape挥动魔杖,小声念了一句咒语,他右手上的伤口立刻开始愈合。

  “…呃…”
  也许他需要道谢,但是…向Snape道谢!?他从未这么做过…

  “谢…”

  Snape冷笑一声,“用不着感激我,Potter。我只是为了确保你不会耽误你在我这里禁闭的进度。考虑到你我都不太容忍对方——我并不想跟你浪费更多时间。”


  Harry坐回他的位置,手背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,并且伤口周围有些酥痒。刚才Snape居然给他治疗伤口!Melin的内裤,Snape!

  他边抄写着边任由思绪乱飞,然而冷不丁地从Snape那边飘来一句话:“每天结束禁闭之前我会提问你关于你抄下的东西,你最好确保一次通过,否则直到你背过为止,我不会放你离开这里。”

  这都他妈的什么事情!Harry回顾他抄过的一张羊皮纸,发现他真的几乎一点都没有记住抄的是什么。
  
  他只好一边抄一边背,直到禁闭结束他才抄了两章内容。庆幸的是最后Snape提问他的时候也没有过多刁难他。等到他离开地窖爬上Gryffindor塔楼的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疲倦,几乎立刻地,倒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
  

>>>


  第二天,当Harry给两个朋友说了关于昨天晚上的禁闭的时候,Ron的表情就像吞下去一整桶鼻涕虫。

  “我不敢想象——老蝙蝠会干出那个!?”Ron转向Hermione,“那简直太不符合那只老蝙蝠了。”

  “也许他有些其他目的?”Harry猜测。

  “他一定是想趁此向Dumbledore告状,他可跟那只老蛤蟆不太对头。”

  “我记得给你们说过Snape教授不是你们所认为的,完全【邪恶】的人,他是老师,而且有义务保护学生…不管怎样,那都代表着Snape教授不会对这样伤害学生的事置之不理——”Hermione冷静地陈述:“而且是什么让你认为Snape跟Umbridge有直接的冲突?”

  “呃…也许恶心程度?”

  Ron的话一定程度上愉悦了他,他们在Hermione不赞同的眼神中大笑。




>>>

  Harry到Umbridge那里去关禁闭的时候,那恶心的女人不满地撅起厚嘴唇,对他说她最近下午有些事,他接下来的几天不用来这里,取而代之的则是把这一个小时加到Snape的禁闭之中。
  
  带有不可置信地,Harry走出Umbridge粉红色的房间。然后他才意识到Snape昨晚说的“会向校长建议”是真的,但是该死的他必须在Snape那里多待一个小时!

  

  等到晚些时候,Harry再次来到地窖。

  Snape正在批改作业,听到他进去的声音,头也不抬地说:“继续你昨晚的任务。”

  Harry站在桌前,犹豫片刻然后对Snape轻声说了一句:“…谢谢。”

  Snape挑眉看向他,“我说过用不着感激我,相反地,我对校长让我把禁闭再延长一个小时的决定非常的——不满意。”

  Harry只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尽管Snape竭力表现他是多么不愿意向Dumbledore提出建议,但是他不知为何能够隐约看出Snape是真心不想让他受到Umbridg的惩罚。也许Hermione说的对,无论怎样,Snape对于用黑魔法惩罚学生都不会置之不理。

  
 

tbc

标签:SSHP
评论
热度(3)